扫一扫,关注和君咨询,共同分享有建设性价值的商业思索、见闻和感悟

公司总机:010-84108866

业务咨询:400-610-3699

企业运营教练研究中心

思想观点

海鑫钢铁缘何盛极而衰

 文/陈旺年

  资金链条断裂是造成海鑫钢铁濒临破产的直接原因。一方面银行因行业不景气盯紧海鑫钢铁贷款,还贷之后不再借贷,另一方面李兆会进行资本运作需要大量资金,银行大幅度抽贷与资本市场沉淀资金两种因素的叠加效应,最终成为压垮海鑫钢铁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4年11月,法院裁定受理海鑫钢铁集团4家债权人对海鑫集团的重整申请。山西海鑫集团曾是中国第二大的民营钢铁企业,如今却已盛极而衰,陷入企业破产重整的绝境。
  被外界称为山西豪门的李家,兴起于李海仓(李兆会的父亲)。出生在山西运城闻喜县东镇川口村的李海仓,家境贫寒。为了摆脱贫穷,他办过油房,建过肥皂厂。1987年初,李海仓集资40万元,在闻喜县建起了第一个合股经营的洗煤焦化厂。此后,他几乎是以一年办一个新厂的速度在黄土地上建起了包括三铁焦化厂、海鑫钢铁、海鑫投资、海鑫轧钢、海鑫国际钢铁、海鑫房地产、海鑫鑫公水泥等七个独立法人企业,7300多名职工,拥有总资产30亿元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山西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在山西,海鑫是仅次于太原钢铁集团的第二大钢铁企业,经济规模跨入全国钢铁企业前20名。
  资金链条断裂,是造成海鑫钢铁现在濒临破产的直接原因。一方面银行因行业不景气盯紧海鑫钢铁贷款,还贷之后不再借贷,另一方面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进行资本运作需要大量资金,银行大幅度抽贷与资本市场沉淀资金两种因素的叠加效应,最终成为压垮海鑫钢铁的最后一根稻草。
  商界大佬史玉柱曾剖析海鑫钢铁的困境,认为海鑫钢铁目前的困境主要在于银行抽贷40亿,导致其流动性出问题;15%贷款利息,导致其负担较重。
  经历了金融危机、四万亿投资和更严重的产能过剩、市场需求下降后,海鑫钢铁步入了下坡路,始终没能回头赶上,最终,高炉熄火停产、企业等待破产重组的命运便黯然降临了。
  偏离主业,忽视风险防控
  第一,投机经营掏空海鑫。
  2003年发生的一场突发事件,使得时年22岁李兆会接班上位,成为豪门少帅。但李兆会的心思显然不在钢铁主业上,也错失了钢铁业发展良机,以至于现在海鑫钢铁深陷资金断链、破产困境。
  在行业及媒体的普遍印象中,李兆会在资本市场大施拳脚,却在主业上少有耕耘。具有金融专业背景的李兆会,从一开始就对经营具体的钢铁业务不感兴趣,他热衷的是资本运作。
  李兆会在资本市场上最令人称道的运作,是2004年11月,受让中色股份所持民生银行股权,成为民生银行的第十大股东。在2007年的胡润百富榜中,李兆会因持股民生银行身家飙升至85亿元,排名第78位,身家较2006年暴涨了112%,并成为最年轻的山西首富。然而据一位内部人士透露,这起投资的功劳主要应归其父亲李海仓、而不是李兆会。
  巨大的成功,使得李兆会更加醉心于资本市场,渐渐远离了钢铁主业,平时也不在海鑫钢铁办公。
  从2004年开始,他先后建起多家投资平台公司,从事对基金、证券、影视等领域的投资。
  业内人士说:李兆会的上述投资,大多带有金融投机性质,李兆会不时套现退出。虽有所收益,但大部分实业投资都亏了。这些投资却再难现民生银行的辉煌业绩。回报较低的现实之下,李兆会并没有停止投资,仍然先后在资本市场买入多家上市公司股票,大多数并未长期持有,而是逢高抛售。
  资本市场获益乏力,加上实业后台海鑫钢铁的连年亏损、原来海鑫钢铁的实业中可用作担保抵押标的不断减少,李兆会和海鑫钢铁的金融链条自然就越拉越紧,断裂便成为早一天晚一天的事了。
  第二,多元化业务难以与主业形成协同效应。
  李兆会在资本市场频频大手笔出手的同时,还尝试多元化投资。2009年,李兆会又先后斥资亿元在北京、青岛建设了两家儿童体验城。如果不是迫于破产逼境,按照他的先前规划,还将布局成都、上海、天津等各大城市;还将在动漫、玩具以及儿童医药、服装、教育等相关行业领域拓展。这些投资同样占用了海鑫钢铁大量的资金流,也为未来的破产危机埋下隐患。
  李兆会所涉猎的诸多行业领域跨度大,各行业领域与钢铁主业之间相关性很低,难以形成协同效应。对主业的忽视和经营低效,更无法把主业的核心能力延伸与拓展到新开拓的业务领域上。其结果,多元化战略早已注定以失败而告终。
  第三,钢铁主业管理粗放低效运行。
  作为典型的家族企业,海鑫钢铁内部的管理比较粗放,存在任人唯亲、人浮于事、内部人控制等大型企业的常见问题。
  海鑫内部人士表示,海鑫集团如今的没落,问题恰恰出在日常管理上。你上面就光顾自己捞,下边也跟着捞。李兆会什么都不管,李兆霞(李兆会之妹)光顾自己挣钱,李春元卖点炼钢的废料都能变成富翁,这厂子到现在每年都能养活好几个千万级的富翁,一结算却赔本。他说,一辆运原料的车,在进货时去那儿反复转几圈,就等于拉了好几车的原料,钱都进了他们的腰包。
  由于内部人控制,一些质劣价高的采购,也一定程度上对经营造成了困扰。同样是海鑫内部人士反映,新买的供料车,前进挡坏了,入库时得倒车倒进去;原料质量也不好,钙灰粉掺了石墨粉,硅锰镁合金进了几百吨都不达标等。
  面对经营管理困境,海鑫钢铁在李兆霞的实际管理下,也曾启动改革,推行生产管理的现代化、经营管理的多样化。
  早在2010年底,海鑫钢铁在李兆霞的主导下进行了一次有关人事和业务运作方面的强力改革。改革和管理提升无疑是必要的,可惜市场没有给这场变革留出足够的时间。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介绍说,钢铁行业主业从2011年四季度开始陷入亏损。在这样的环境下,钢企之间竞争惨烈。不过,在他看来,海鑫需要反思的是:面临同样的宏观环境,为什么别的民营钢企没死?银行为什么光抽你的贷?
 
  同样是民营钢铁大家的杜双华,2003年创建日照钢铁,在2010年创造出45亿的净利润。
  在处于转型时期的中国商界,有一些企业老板开始对运作实业不感兴趣了,因为发现做实业赚钱太慢,开始倾力做起资本运作来,甚至带有某些投机的成分,但实体如果没有良性运作,终将会陷入实业空心化、资本泡沫化的境地。
  三代人联手造成败局
  首先,不合适的接班人+合适的老臣辅佐,海鑫核心层主弱辅强的格局为后续的乱象和败局埋下了祸根。
  还没来得及思考物色接班人、更谈不上培养接班人的李海仓,于2003年1月在集团办公室遭枪杀身亡。突发变故,在国外留学的李兆会被紧急召回。
  李家大家长、李兆会的爷爷李春元主持召开家族会议,商讨遗产继承权和新任董事长人选问题。由于海鑫集团是由李海仓以一己之力创办而成,其所持有的90%多的股份,在没有任何争议的情况下,绝大部分给了长子李兆会。然而,在新任董事长的人选问题上,李家内部却产生了极大的分歧。
  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在海鑫集团总经理的位置上已经任职八年,无论是经验、能力和人脉资源,都是董事长的最合适人选,但这一提议却被李春元否决。随后有人建议由李兆会六叔李天杰做董事长,李天虎继续担任总经理,但还是没能通过李春元这一关。
  最终,李春元力排众议,执意由李兆会担任董事长,接掌这家万人规模的钢铁巨企。时年22岁、对接班没有丝毫准备的李兆会黄袍加身,被迫开始了企业家生涯。对于这样的决定,李家众人一片愕然。年轻的李兆会毕竟从未涉足过企业管理,加上对钢铁行业一无所知,谁都不敢保证他会把集团带往何处。
  面对突如其来的千斤重担,就连李兆会自己都没有信心。在接受外界采访时,他曾坦言不想当董事长。然而,在这个以家族成员为核心的企业当中,大家长李春元一言九鼎,不容任何人违背。
  为了让李兆会能快速上手,李家特地为他打造了一套保驾班子:五叔李天虎继续担任总经理,六叔李天杰则担任常务副总经理;曾和李海仓一起打天下的辛存海担任常务副董事长;还有其他10名托孤元老分别担任各部门要职,全心辅佐少帅。
  如果当时李春元在确保所有权不变的情况下,能理性地把代表经营权的帅印交给五叔李天虎的话,海鑫就极可能避免出现如今的结局。
  其次,支持将老臣干将排挤掉,为李兆会毁掉海鑫提供了操控条件。
  可谓颇费苦心设计的保驾安排,对李兆会的顺利接班,貌似万无一失。但李兆会很快发现,表面上很多重要决定是由他来拍板,但实际上都必须经过李天虎和辛存海的最终审核。
  由于李兆会在家族中是从小到大被宠惯了的,加上多年留学海外、在思维上与土生土长的长辈有着巨大的分歧,这种傀儡的滋味自然不好受。而更令他无奈的是,恃才傲物的李天虎并没把侄儿放在眼里,时常表露出对李兆会掌权的不满。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李兆会进而下定决心要夺权。他以离家出走来要挟家族,迫使心疼孙子的李春元最终点了头。
  就像电视剧里的宫廷戏一样,当初负责辅佐李兆会的叔父们和海鑫钢铁的创业者们在这两年、相继因各种原因和方式被调整出了决策层。李海仓时代的老人基本都走了,李兆会在此时才真正掌舵海鑫钢铁,其醉心的资本运作大戏才得以真正顺利拉开。
  最后,董事长的不专注、高层的不尽责,加快了海鑫衰败的进程。
  早在李兆会转向投资时,就让自己最信任的六叔李天杰掌舵海鑫钢铁。而2009年后,李天杰逐渐淡出管理层。有消息称,两人因为发展重心的问题闹僵,随后心灰意冷的李天杰最终选择离开。而接替六叔李天杰的,则是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
  不幸的是,李兆霞对企业经营既不懂也不上心。更有传闻说,李兆霞在嫁人后一心想摆脱李家,不但不管公司业务,反而光顾自己捞钱。
  董事长的不专注,高层的不尽责,让这个原本辉煌的企业错失无数机会,不得不逐渐陷入绝境。
  海鑫钢铁出现今天的局面,究其原因,可说是海鑫三代人联手造成,但归根结底,源于创始人没有适时构建一套合理的接班制度。
  海鑫钢铁的衰落教训是极为惨痛的。